您的位置:首頁 > 概況 > 科研院所 > 智庫研究中心 > 專家觀點 > 正文

                    黃晉鴻 :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堪稱成功探索 期待“更上層樓”


                    2018-12-04 16:08:44      來源: 《光明日報》2016年10月19日     責任編輯:凌琪     人氣:

                    編者按

                      “中國智庫網絡影響力”系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南京大學中國智庫研究與評價中心在全國率先推出的一項智庫影響力評價。7月12日,雙方在光明日報社聯合發布的《中國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報告》,獲得業界廣泛關注,也引發了關于排名科學性的熱烈討論。

                      任何科研創新,既要有嚴謹科學的態度,更要有歡迎批評的勇氣。在眾多反饋中,山東社會科學院黃晉鴻的文章既肯定了智庫網絡影響力排名的積極作用與重要貢獻,也提出了進一步改進評估方法和指標體系的意見建議。本版重點推出,希望借此鼓勵學術爭鳴、激發深入思考,在廣大讀者的推動下努力提升智庫評價總體水平,助推智庫行業持續健康發展。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是在互聯網飛速發展的大背景下實現的。智庫的網絡影響力已成為衡量智庫社會影響力、競爭力的重要指標之一。

                      今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在科研評價機制、人才評價考核方式方面指明了方向,要求基礎研究人才以同行學術評價為主,應用研究和技術開發人才突出市場評價,哲學社會科學人才強調社會評價。人才是智庫建設的核心資源。光明日報、南京大學發揮各自優勢,以科學方法評價智庫網絡影響力,正是深入貫徹中央文件精神,對研究機構進行社會化、市場化評價的一種有益探索。

                      智庫在網絡世界的影響力不可低估

                      南京大學中國智庫研究與評價中心、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聯合發布的《中國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報告》,是國內首個綜合性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體系。排名結果在光明日報和光明網等眾多媒體上公布,此舉本身即是智庫機構借助主流媒體和互聯網,提升自身網絡影響力的一大舉措。

                      通觀報告,有如下亮點:

                      指明了網絡時代智庫網絡影響力的重要性。中辦國辦《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中首次明確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應具備的咨政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功能。在我國大多數智庫的自我評價中,側重于咨政建言、理論創新的權重,但是對智庫的社會影響力、網絡影響力重視不夠。此次光明日報公布智庫網絡影響力排名,指明了在網絡時代智庫網絡影響力的重要性,對于引導大多數智庫扭轉“唯上”傾向,增加對自身發揮社會效用、產生線上線下廣泛影響的重視具有建設性意義。

                      構建了易于量化操作的網絡影響力評價模型。此次光明日報公布的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模型,對以往的鏈接分析法進行了優化,構建了由智庫的網絡資源指標、網絡傳播能力指標和網絡交流能力指標組成的RSC三維“雪球”評價模型,且在每一項指標的設計上,側重了“資源”導向,體現了倡導“學術功底”“學術產出”的傾向性和引導性。在數據的獲得方法上,綜合運用了多種檢索工具,力求實現數據采集的豐富性。該報告還通過“新媒體指數平臺”增加了社會化媒體數據部分,并在網絡資源指標、網絡傳播能力指標中引入了“社交媒體”數據,力求使研究結果更貼近網絡實際。

                      引領智庫評價研究工作更深入、更細化。目前,我國處在走向數量型智庫大國時期。與之相應,對智庫評價的相關研究也日漸增多。繼2014年上海社會科學院首次公布《中國智庫報告》,對國內智庫進行綜合排名后,近年來,國內外相繼發布了幾份智庫排名報告,從學術影響力、政策影響力、社會影響力、國際影響力等方面,構建了相應的指標體系。光明日報公布的智庫網絡影響力排名,將網絡影響力作為一項單獨的影響力指標,為智庫評價研究開辟了新的領域,并實現了評價方法由主觀定性向客觀定量的轉變,有助于引領智庫評價研究工作更深入、更細化,獲得更貼合實際的評價結果。

                      評價排名:如何更具科學性

                      科學評價智庫的網絡影響力,關鍵在于確立科學的評估方法和指標體系。誠然,無論設計者們制定了多么理想的評價公式、多么復雜的評價指標,邀集了多么廣泛的評審專家,智庫評價排名體系也無法做到令每一家智庫都滿意。特別是,如果評價者將不同類型的智庫用一個排名體系統一測算時,更容易出現細節上難以“量體裁衣”的情況。然而,相信通過細化分類、改進指標和精確收集數據,可以讓評價結果得到更多人的信服。

                    此“數據”非彼“數據”。大數據的有效性在于精準化的數據分類與數據關聯。報告依托海量的數據采集,卻缺少數據加工工具,從而導致了一定程度的“數據假象”。比如智庫的網絡新聞顯示度是否對正面報道與負面報道進行了區分,引用率是否對他人引用與自己引用進行了區分,等等。同時,由于三項指標都設計了文章閱讀、轉發或引用的權重,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重復計算。科學類的研究本身不像社會熱點問題那樣引人關注,就會造成以科學研究為主的智庫轉發率低、排名靠后的情況。另外,由于數據是自動獲取的,而不同的搜索引擎或鏈接檢測工具對同一家智庫的數據抓取可能出現大相徑庭的情況,而且受現有技術手段和管理條件的限制,模型中設計的一些數據在實際操作中獲取的可能性較小,因此在應用模型的過程中所得到的資料、數據、信息,可能是不完整、不精確的。用這些不完整、不準確的信息,即使代入一個非常準確的數學模型,得出的結論也會產生誤差。  

                    避免被模型“綁架”。計量學為我們定量分析問題提供了一種方法,但計量學中的模型是在假設前提下設計的,實際上,事物運行不可能完全符合任何公式或模型,模型中需要的參數也是人們根據經驗或參照體系設想的,不可能完全與實際相符。比如,要定量測量智庫發表的論文數量是可行的,測量論文的質量卻是復雜的,有的綜述性文章的被引次數往往會比原創論文更高,因而在模型中可能“質量”較高,但是它并不代表作者的學術成果更高,僅僅是為研究者提供了動態性的研究概論。模型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誤差,需要在參數或工具方面進行優化,并在計算過程中設計糾錯環節,以保證數據的嚴謹性,避免出現名次缺失或排名數量與樣本總數不夠吻合的情況。

                    細化分類、差異化評價。要認識到各個智庫的不同特點、不同要求和不同使命,以及基于這種特點的智庫在網絡世界的表現特點。例如,全國性綜合智庫與地方性專業智庫在資源指標上存在較大差異,經濟類智庫與文化類智庫在公眾關注度方面明顯不同。有些智庫也是教學機構,每年招收的大學生、研究生眾多,學生在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而有些智庫則是單純的研究機構,可能在社交媒體上不活躍卻在大眾媒體上曝光率很高。因此,在用同一指標體系評價不同智庫時,可以進一步細化指標,設計出更加符合智庫特點的計分方法。  

                    智庫自身:提升網絡影響力排名有“招數”  

                    努力增強核心競爭力。科研實力是智庫網絡影響力的決定性因素。按照RSC“雪球”評價模型,智庫思想產品的產生數量與被引用、轉發、鏈接的數量,直接決定了智庫的網絡影響力水平。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為例,雖然網絡傳播能力在68家智庫中排在第53位,但由于智庫思想產品被引用的指數、社會化媒體發表的文章數、網絡顯示度等網絡資源指標高居第一位,并且智庫思想產品被其他網站利用和轉發的數量也排名較好,因此在綜合網絡影響力排名中名列前茅。  

                    鼓勵科研人員在公共媒體、社交媒體上增加“曝光率”。縮小科研人員與公眾之間的距離,一方面要促進開放獲取的實現,另一方面,還應大力促進科研成果的“科普”轉化。科研論文的傳播與發表應該同樣重要,科研成果的價值不僅取決于其本身價值的大小,更取決于它是否被傳播,以及傳播的廣度和深度。因此,科研機構需要激勵科研人員與公眾交流自己的思想,開展廣泛的科學傳播活動,這也能大幅提高智庫的網絡資源指標得分。  

                    增加社交媒體數量。以山東社會科學院為例,可以增加官方認證微信公眾平臺,發布山東社科院官方信息和院內研究人員的科研論文。院辦雜志、報紙也可以申請微信公眾平臺。這樣可以吸引文章作者和社會科學愛好者以及其他學者關注,增加相關網站轉發的可能性,以此來增加R指標(網絡資源指標)中社會化媒體的文章數。在網絡傳播能力方面,可申請官方微博賬號,科研人員也可以適當申請微博個人賬號,通過和各個媒體微博賬號相互關注、積極在微博中發文來增加社會化媒體的文章數,提高S指標(網絡傳播能力指標)的網絡使用因子和社交媒體文章轉發率。在網絡交流方面,可與社會各大媒體尋求合作,互相定期轉載雙方網站的文章,在官方網站中除播發本院的科研情況外,還可大量轉載本省、全國乃至世界的熱點新聞,豐富網站資源,增加C指標(網絡交流能力指標)中的網絡影響因子和網絡使用因子的數值。

                    總之,智庫網絡影響力排名,目的不在排名本身,而在于提升中國新型智庫的行業自覺,希望研創者進一步提升其科學性,一方面使互聯網用戶可以從智庫中獲得新的思想啟發、新的專業觀點和大量有效的數據資料;另一方面促使智庫利用好互聯網工具,充分發揮輿論引導、社會服務等功能,并充分利用互聯網世界的智力資源,形成與國家發展相匹配的決策咨詢力和國際影響力。  

                      (作者系山東社會科學院辦公室副主任、外宣辦主任)